野营用品
当前位置 :主页 > 野营用品 >

明确具体的项目、要求

来源:http://www.californiafa.cn 作者:湖北省仙桃市谐欧疚贸易有限公司 - www.californiafa.cn 发表时间 : 2020-02-11 04:49 浏览 :

“如果某个社会组织出了问题,不能第一时间就把民政局长找来打板子”

刘润华认为,在社区居委会开展“去行政化”,剥离居委会的行政职能,相当于减少了城市基层治理的层级,提高政府行政效率。

首先,公布可以享受该项服务的市民必须具备的条件,例如,公办养老机构在吸收老人入住时,可以按照老人年龄、自理程度、身体状况等条件综合考虑,设置优先顺序,并向社会公开发布;其次,由符合条件的市民按一定程序报名和轮候,确保按照公平公开的原则分配基本公共服务资源。

不仅如此,在政府出台公共服务政策时,也将引入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。“社会各界,包括媒体都可以对政策评头论足。”刘润华说,《要点》提出,建立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政策公众评议机制,搭建公众评议的平台。

这次出台的《要点》就提出了应理顺政府各部门对社会组织的监管职责,部门间应就监管权责进行明晰的分配,以确保社会组织一旦出了问题,不会在部门间互相推诿。对社会组织进行综合管理还包括建立和完善依法管理机制、法人治理机制、行业自律体系,以及信用体系和综合信息平台。

《要点》建议推行社工服务“项目化”,完善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机制,改进和完善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方式与制度,鼓励从购买社工岗位向购买社工服务项目转变。

在志愿者服务方面,《要点》也提出推行志愿服务“岗位化”。刘润华说:“在现有的志愿者服务体系下,遇到重大活动,可以在短时间内汇集数十万志愿者投入服务。但在平时,很多志愿者却没有具体和稳定的服务工作可以做。推进志愿服务‘岗位化’,通过在不同领域开发设计志愿服务岗位,吸纳志愿者在相关岗位上发挥作用,使志愿服务、社会服务机构以及社会服务项目三者相结合,充分发挥志愿服务作为社会服务的人力资源的作用。”

作为新兴的群众自治组织,目前小区的业委会在培育居民自治能力、化解基层社会矛盾等方面正起着日趋重要的作用,和居委会也有融合的空间。刘润华说:“业委会其实也是基层自治组织,是围绕着业权展开的自治。物业管理社区现在已经越来越普遍,尽管存在很多问题,但通过业主自治实现群众自治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。”

此外还有一项改革的重点放在社会救助体系建设上。目前,社会救助体系存在着救助渠道和救助主体多元化、部门化等问题,不同部门对应不同的救助对象,相互之间资源、信息未能有效整合,当一个救助对象有多重身份时,重复救助,也存在救助不到位等问题。《要点》提出从信息共享和资源统筹入手,通过打造共享平台,构筑一个综合性社会救助体系。

记者了解到,除法律法规规定以外,需要居委会协助的行政管理事项,应当经过批准才能进入社区。而对确实需社区居委会协助的工作,基层政府及其派出机关应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给居委会,明确具体的项目、要求,提供经费保障,不得强行向居委会摊派任务。

多达38项的改革不是强制性的要求,也没有设置严格的时间表,各项改革不要求在今年内完成,也不要求全部都选,但选定的项目必须在年内进行研究、试点或探索。此外,相关单位如果在《要点》中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,也可以根据省委、省政府关于社会建设的“1+7”文件精神自行选定项目,进行改革探索。

按照已经实施“项目化”地区的做法,政府可以就某一社会问题征集解决方案,不同的社工机构一起竞标,自行设计项目组成项目实施团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培育发展异地务工人员服务组织的改革思路在《要点》中也得到体现。《要点》提出,各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驻粤(劳务)办事机构可设立在粤异地务工人员服务协会;异地商会可引领建立异地务工人员互助组织。刘润华认为,各级政府可以通过转移职能和购买服务等方式,给予异地务工人员服务组织一定的经费和项目支持,用以指导各地结合实际探索。此外,《要点》还提出,“去行政化”的改革要从行业协会商会扩大到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。

“省社工委在对全省进行两轮全面调研后发现,各地社工委普遍要求加强业务指导,尤其是希望省社工委就如何深化体制改革工作提出指引。”刘润华介绍说,《要点》根据省委、省政府的工作要点写就,并反复征求了省社工委各委员单位、各地级以上市社工委和省社会创新咨询委员等专家学者的意见建议。

因为行政事务过多,一些社区居委会在处理群众自治事务时常常无暇分身。如何让居委会回归自治功能的本位?面对层层下达最后汇聚在居委会的种种行政事务,《要点》力推的“大坝”是建立行政管理事项社区准入制度。如果实在有需要,可以购买居委会的服务。

“这份《要点》相当于一份大菜单,让各地各部门从中挑选适合自己胃口的菜。”昨日,省社工委公布了《2013年广东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工作要点》(以下简称《要点》),拟推进的改革共计38项,内容主要涵盖民生事业体制、社会组织体制、基层社会管理体制、社工和志愿者服务体制以及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。省社工委专职副主任刘润华把《要点》形容为一份“菜单”,提供给各地各部门根据自身实际,选择若干项目进行改革探索。

目前,除法律法规有特别规定的外,社会组织已告别双重管理体制,实现在民政部门直接登记。但新问题接踵而至,民政部门是否要为社会组织监管负全责?

在为基层减负方面,《要点》还要求探索减少城市基层治理层级,鼓励地级以上市城区开展基层管理扁平化改革试点,促进村(居)委会“去行政化”。

刘润华认为,业委会和居委会的融合对于居委会来说,可以充分利用社区、政府、民间资源,减少运作成本;获得居民基于个人物权利益的认同,增强凝聚力;对于业委会而言,由于与居委会在范围上重合,在组织和人员上交叉,可以减少运作成本,降低业主负担。此外,由于间接将业委会置于《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》的约束之下,更有利于社区的稳定。居委会与业委会融合能实现多方共赢,现阶段也可以尝试业、居委会工作人员交叉任职。

推进业委会和居委会逐步融合,鼓励范围适中的住宅小区单设居委会

《要点》中提出了业委会在社区治理中的积极作用,包括规范业委会的设置和管理,推动业委会和居委会的逐步融合,并鼓励范围适中的住宅小区单独设置居委会。

刘润华认为,如果让民政部门负无限责任,那势必会重新抬高已经降下来的门槛,因为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,多登记一个可能会多一个麻烦。就像某个企业出了消防或安全生产问题,不可能找工商局长问责一样,社会组织和企业都是独立的法人,应该由各个相关政府部门进行综合监管。多个部门各司其职、各负其责,一旦社会组织因为监管不严出了问题,涉及哪个部门的职能,就应找哪个部门问责,不能第一时间就把民政局长找来打板子。

“基本公共服务政策是由各级各部门自行制定的,和社会的互动性不够,群众在政策制定出台过程中参与度不高,可能导致政策照顾到一部分群体的利益,而忽视了另一些群体的利益。”刘润华说,“如果基本公共服务政策有违公平正义原则,社会公众就能通过评议平台,理性规范地提出意见和改进的建议。”

在社会工作起步初期,政府部门向社工机构购买社工岗位,将他们派驻到不同政府部门从事社会服务,弥补了原有政府部门工作的不足。如今“岗位购买”模式因定期换岗带来资源流失、服务中断、工作行政化等问题,已不再适应当下需求。

虽然经过长时间的发展,相比以前,各地各部门推进公共服务的能力已经大为增进,但在一些资源稀缺的基本公共服务领域,比如公办的优质养老院床位普遍紧缺,仍然面临着“谁享受、谁不享受”的问题,新出台的《要点》为这一难题提供了一种制度安排——基本公共服务轮候制度。

上一篇:左右两侧房门一个挨着一个 下一篇:没有了